但在官员面前

2020-01-13 16:37

张钧在运城黄河滩涂拥有大片农场。因为经商,他经常要和大小官员打交道。借助官员能量,他的生意颇有起色。

不过,张钧认为,以前虽然挣了不少钱,但在官员面前,商人很难有平等对话权利。曾经,他和商人朋友在遇见饭局和其它消费时,会主动埋单。

1月23日,在山西运城一家饭店内,拥有上万亩农场的老板张钧夹着一支香烟,满脸感慨地说:“以前,有时候会接到官员打电话来要求到某地埋单,现在没有了”。2014年以来,张钧的电话消停了很多。这一变化既有赖于持续反腐的功效,也得益于一系列官场整肃。

在临汾市翼城县,这个曾以煤、铁闻名的小城,正在经历产业单一带来的阵痛。当地一位政府官员段宏介绍,翼城曾有大小冶炼高炉108座,但是随着节能降耗、淘汰落后过剩产能的推进,高炉所剩无几。公开资料显示,2013年,翼城县“三公经费”支出比上年下降32%。

2012年以来,占据山西经济支柱地位的煤炭产业遭遇滑铁卢,拖累山西财政收入缩水。2014年,山西省财政厅数据显示,山西2014年省本级“三公经费”预算较2013年下降8.5%。在此背景下,山西各级政府开始适应“紧日子”。

不久前,山西省委办公厅、省政府办公厅印发《通知》,要求各级官员勤俭过节、文明过节,杜绝“节日腐败”,严禁年底突击花钱。

这种状况从去年开始改变。张钧说,现在,他的手机很安静,埋单的电话没有了。按照惯例,春节前这段时间,是生意人给官员送礼高峰期,但今年“我们轻松了”。张钧表示,他认可当下推行的简政放权、持续反腐措施,这让官员手中权力受到限制,企业公平竞争环境向好。

无独有偶,在离翼城县约50公里的襄汾县,当地同样依靠煤、焦、铁等传统资源型产业。在襄汾县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,襄汾县“三公经费”同比压缩21.7%。翼城县住建局一位官员说,前些年,煤焦铁一路上扬,政府和商人无暇顾及发展多元产业,现在过“紧日子”也是必然。